范文大全718。
考研资料

[城市的爱情天空故事]

2020-01-11 11:41:12 范文大全

化好妆后,林过又仔细看了一遍镜中的自己,她的眼睛虽大,眼皮儿却很薄,这双眼睛在念书时曾被许多女孩子羡慕过,只是当年那生动传神未语先笑的目光早已隐没在一潭静水之中。年龄一过了二十五岁眼皮愈加松弛,特别是眼角眉稍若隐若现的皱纹,是再好的化妆品也抵挡不住的。她对着镜中自己微微一笑,还算满意。

等在一旁的家明早就不耐烦了,不时的看表,他说,好了没有,女人真是麻烦。

林过温和的笑了笑,好了,咱们走吧。

自从嫁给家明后,林过发现自己竟也有贤妻良母的潜质,大概成功男人在家里都是比较情绪化罢,一反生意场上的沉着稳定收放自如,她奇怪的是过去怎么会那么任性和骄纵,甚至无理取闹。是她林过真的变了,还是这个并不是她自己。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,一个人的影子在脑子里晃了一下。

宴会上宾客如云,璀璨华丽的水晶吊灯,衣香鬓影中寒喧的微笑,这些常会让林过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心会莫名惆怅,感觉世事如浮云,过眼即散。

家明带她去见一些同事及客户,众人啧啧称赞道,难怪平时沈先生洁身自好,原来家中夫人才是颜如玉。

家明谦虚道,哪里还如玉,在家也是黄脸婆一个。

林过浅笑道,被你们成天这么一旁晾着,岂有不变黄脸婆之理。

男人在一起谈的大多是工作,什么投资、贷款、股票上市或者政府新出台了什么政策,这些在林过看来无异于天书,好在女人都一样,经常出入这样的场合,她也认识了一些人,交情谈不上,寒喧一番还是可以的。

梦娜说,小林你这条项链好漂亮,哪里买的?

哦,她在劲上轻轻摸了一下说,家明从香港带回来的,你要是喜欢,下次让他多带一条,也不是很贵。

好啊。她目光突然停留在不远处的一对男女身上,对林过神秘的笑笑说,一定是小的。

林过会意,笑道,男人嘛都一样,眼不见心不烦。

不知为什么,她整个晚上都觉得不自在,似乎有一对目光一直在跟着她,她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都被一个人尽收眼底,他隐藏得很好,另她始终找不到那目光的来源,转过身看到的依旧是一对对谈笑风生的红男绿女。

林过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开了,独自到露台上去透一口气,终于可以舒展开脸上僵硬的微笑,她心里长出了一口气,突然感到很累,仿佛打了一场仗下来。站在十八层大厦的顶楼向下俯视,整个城市尽收眼底,城市的夜晚很美,正是华灯璀璨时。这是一个绚丽而迷离的世界,似乎在这样的世界里,什么事情都能发生,而又可以不必认真的,她不喜欢这种感觉。此刻,她最想做的就是回家洗个澡换上宽松的睡衣,放上自己喜欢的音乐,可以看看书,也可以整理整理旧物,家明常常不在家,她就是这样打发时间的。结婚之后,她为他放弃很多个性,惟独没有放弃工作,这个世界上的事是很难预测的,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,有一些精神上的追求和物质上的寄托总是好的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她听到有人说,这里太冷了,你会着凉的。

转过身看到一个男人静静的站在那里,他似乎已经来很久了,接触到他的目光,林过心里一震,潜意识告诉她:就是这个人!她心里有些不快,她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被人打扰。林过礼貌性的笑笑说,谢谢你的提醒,我想我是该走了。说完就要离开。

林小姐!男人叫住她,对不起,我想我打扰你了。男人很抱歉。

林过吃了一惊,你认识我?可我……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你。

我是沈先生的同事,经常看到你,只是我太忙,而你周围的人又太多了,我们一直没缘相见。

林过客气的说,那现在也不晚,不过你还是不要叫我林小姐了,我女儿都两岁了,叫我小林就可以了。她的目光飞快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男士,这是一个有着儒雅的绅士风度的男人,身上带着外企白领特有的气定神闲。林过对这一类人并不陌生,他们都有着很高的智商,一如他们高度的工作热情,都讲究生活的质量,有着敏感的神经和脆弱的心,视婚姻如虎狼,喜欢艳遇。

男人笑笑说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叫你姝姝。

林过瞪大了眼睛,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,我们见过?她在记忆里努力的 收索着。

你可能不记得我了,我是方言的同学,我在上大学时见过你。

哦——,林过长出了一口气,原来如此,你吓了我一跳,不知道知么称呼你?

肖石。

是你啊!林过高兴的说,方言过去经常提起你,真没想到会再这里遇到你,你为什么不早说呢。

肖石说,我怕我认错了,你和过去大不一样了,何况你现在是沈先生的太太,我一直以为你和方言……

是这样啊,林过若有所思的笑笑,方言去美国了,他现在已经在那里定居了,他太太也是中国人,很漂亮的。

不好意思,我不应该提起这些。

哪里的话。林过无所谓的,上辈子的事情,早就过去了,现在各自成家立业了,谁还有心情谈什么儿女私情。话一出口,她心里还是掠过一丝伤感,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那个她从小就苦苦爱着的男孩子,那段让她为之伤心为之流泪的过感情,真的已经过去了,她们之间再无任何牵绕,从此他只是她邻居的大哥哥,这世间真是没有过不去的事情。

肖石说,你的变化好大,我差一点不敢认你了。

十九岁和二十九岁时怎么可能一样呢,我老了。林过笑笑说。

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敏感。肖石没有笑,他看着林过,似乎在努力回想她当时的样子,他说,你当时是一个很任性的女孩子,性情中人,喜怒溢于言表。现在沉静多了,变得很优雅。

距离似乎在无形之中拉近了许多,缘于对青春的一份记忆,林过在心里不自觉的对肖石有一种亲近感。两个又简单谈了一些各自的情况,她这才知道肖石是这家公司的法律顾问,他另外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,林过从小就对律师这个行业有着特别的好感,觉得他们是正义的化身,这又增加了几分她对肖石的好感。

临别时,肖石送给她一张名片,小林,如果以后有事可以找我。

林过的生活一直是很有规律的,早九晚五在旅行社上班,方言不在家时,她就去母亲那里吃晚饭,顺便看看女儿,小家伙快到两岁了,甚是可爱,正是呀呀学语的时候,亲戚们都很遗憾她长得不像林过,眼睛和家明一样是单眼皮儿,嘴稍微大,雪白的皮肤和秀气的眉毛是继承了林过的。小孩子没有丑的,林过对此一点不担心,都说女孩子像爸爸是福气,小的时候丑一点,长大了会更漂亮。唯一让她忧虑的是,孩子和她并不很亲,最喜欢和外婆在一起,对家明似乎更远一些,不知长大了会怎么样。她曾对家明谈过此事,他倒无所谓,还说父母终归是父母,别人没办法代替,我现在把事业稳定了,她将来就衣食无忧了,你若实在放心不下,就把工作辞了,在家带孩子。

工作她不能辞,林过不认为自己是女强人类的女人,可是她觉得女人应该在事业上有自己的追求,何况这份工作她做的得心应手,已经小有成绩,她还很年轻,放弃了实在可惜。

当生活不止是为了生存而又不紧张忙碌的时候,心灵的空间似乎变大了许多,会有一些寂寞,特别是午夜醒来一个人对着空旷的房间再难入眠,每每路过麦当劳看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气氛而不自觉的湿了眼眶,家应该是一温馨的地方,为什么对她来说却望尘莫及。

人在失眠的时候,思维常常会天马行空想到很远,她有些怀念大学时的生活,那些碧树蓝天行云流水一样自然而单纯的日子,仿佛就在昨天一样。每到这时,她会莫名其妙的很想方言,想起自己对他的任性无理取闹,如果换了现在,她一定会对他温柔一些,他的离开,她也有一些责任的。

这其间,林过经常接到肖石的电话,无非是问问最近的工作,一起出去吃过两顿饭,话题的都是大学时的生活,说到高兴处,常常会无所顾忌的笑出声来,以至于忘了时间。回到家里似乎还意犹未尽,独自兴奋一会儿。肖石会打电话来问他到家没有,淡淡的话语尽力掩饰着关切,她的心底涌进一股暧流,多么久违的感觉,好久没有人对她这样了。

她一直是个敏感的女人,这种敏感在感情上又极为尖锐。她看得出他不经意时流露出的关心,从他频繁的电话和欲言又止的表情中,林过心里明白他对她的友情早已超出了界限。为此她故意避开他的目光,故意说一些现在很幸福很知足的话来搪塞他。静下来的时候,细细品来,心里也会有丝丝的甜蜜,只是在这甜蜜中,惶惑占据了大半。虽然,她一直很蔑视那些婚外的暧昧关系,认为只有寂寞和无聊的人才会做那样的荒唐事,还有她对外企白领男人的那些成见,可这些在这个男人身上却不起作用。他在努力刻制着自己的感情,这让她感动,好久没有人对她如此认真过了。她想,我是真的爱上他了,还是因为他身上晃动着方言和我逝去的青春的影子。生活的寂寞好像一下子加深了许多。

听说方言离婚了,这件事你知道吗?母亲一边收拾饭桌一边说。

哦,是么。林过漫不经心的应着,继续逗着女儿玩,连她也奇怪自己的反应竟如此平淡。

母亲似乎心有不甘,继续说,我真不理解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的思想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把婚姻当儿戏,一点责任感都没有。

林过不耐烦的说,妈,你又不知道人家是怎么回事?如果过得不幸福,在一起也没意思,还不如离了。

那你说什么叫幸福,我觉得我和你爸还不幸福呢,不也过了这么多年,这世道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幸福,居家过日子,各人都得让一步。

[城市的爱情天空故事]相关